查看: 64|回复: 0

西安大唐不夜城浪费钱?带你看看千年前唐朝百姓的夜生活

[复制链接]

271

主题

272

帖子

851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积分
851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现今的我们很难想象千百年前,唐朝百姓在安定富足的日子里也是非常开放,夜生活也是非常丰富的。京都长安,岭南广州……两千里远赴长安就为看下不倒翁小姐姐?这事千年前就有人干过。



普通百姓的夜生活也很丰富。 百姓的家宴虽没有贵族和富商们的夜宴那么奢侈豪华, 但这也并没有降低他们的热情。

王绩《食后》 写道, 百姓家宴“菜剪三秋绿, 飧炊百日黄。 ……始暴松皮脯, 新添杜若浆。 葛花消酒毒, 萸蒂发羹香。”这种野菜配自家美酒, 虽无鱼肉相佐, 但别有一番风味, 因此人们也能够“风雨揭却屋, 全家醉不知”。



同样, 百姓宴饮时也有歌舞助兴, 往往是全家一起跳舞唱歌。“大妻唱舜歌, 小妻鼓湘瑟。 狂夫游冶归, 端坐仍作色。”“一曲酣歌还自乐, 儿孙嬉笑挽衣裳。”“先同稚子舞, 更著老莱衣。”“舞衣连臂拂, 醉坐合声歌。”这些诗歌为我们展现了一幅普通百姓共享天伦、 其乐融融的景象。

随着夜市的兴盛, 每当夜幕降临, 百姓们也开始走出家门,选择各种酒楼食店来买饮求欢。

《岭表录异》 卷上记载:“广州人多好酒, 晚市散, 男儿女人倒载者, 日有二三十辈。”《全唐诗》 也有记载:“水门向晚茶商闹, 桥市通宵酒客行。”



而那些有妖娆胡姬当垆卖酒的酒肆最受欢迎, 许多少年公子常穿梭其间:“红粉当垆弱柳垂, 金花腊酒解酴 。 笙歌日暮能留客, 醉杀长安轻薄儿。”“落日胡姬楼上饮, 风吹萧管满楼闻。”

贺朝在诗中描写得更为详细:“胡姬春酒店, 弦管夜锵锵。 红铺新月, 貂裘坐薄霜。 玉盘初 鲤, 金鼎正烹羊。 上客无劳散, 听歌乐世娘。”



此外, 很多人还热衷于外出夜游以寻找新鲜和刺激。 沈期就有诗曰:“今夕重门启, 游春得夜芳。 月华连昼色,灯影杂星光。 南陌青丝骑, 东邻红粉妆。 管弦遥辨曲, 罗绮暗闻香。 人拥行歌路, 车攒斗舞场。 经过犹未已, 钟鼓出长杨。”



该诗所描写的就是郊外夜游的欢快情景。《全唐诗》 卷 494 中施肩吾的《同诸隐者夜登四明山》:“半夜寻幽上四明, 手攀松桂触云行。 相呼已到无人境, 何处玉萧吹一声?” 就是夜游山林的情景。

很多游侠少年们的夜生活则是在樗蒲赌博台上度过的。樗蒲即是一种掷骰子的赌博游戏, 很多少年都沉迷其中, 不能自拔:“八尺台盘照面新, 千金一掷斗精神。 合是赌时须赌取, 不妨回首乞闲人。”



“君不见淮南少年游侠客, 白日球猎夜拥掷。呼卢百万终不惜, 报仇千里如咫尺。”“好胜耽长夜,天明烛满楼。 留人看独脚, 赌马换偏头。”“谁家少年,马蹄蹋蹋。 斗鸡走狗夜不归, 一掷赌却如花妾。”这些游侠少年日夜沉溺于斗鸡走狗、 任酒使气、 赌博宿娼的享乐中。

在这种生活情调和自由浪漫的时代精神背后, 人们可以看到一种通脱跳跃的生命存在,以及不受礼法束缚和伦理规范的风流洒脱的生活方式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懒得打字嘛,点击右侧快捷回复【左侧自定义内容】  【右侧自定义内容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西安洗浴论坛  

GMT+8, 2020-5-28 00:10 , Processed in 0.086590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